首页 新闻 汽车

人物

旗下栏目: 要闻 地市 社会 经济 时评 娱乐 教育 体育 人物

年轻却不浮躁 安心扎根法庭

来源:江南都市报 发布时间:2017-10-14 12:15
摘要:文/图 元春华 全媒体记者叶伟 江西青年网讯 6人,平均年龄29岁,管辖周边5个乡镇的诉讼案件,西江人民法庭地处赣州会昌县与瑞金市交界的西江镇,年收案700余件,无一超审限,无一发回重审,无一改判,这个充满青春朝气的团队,获得江西省青年雷锋岗、全省优

  文/图 元春华 全媒体记者叶伟

  江西青年网讯 6人,平均年龄29岁,管辖周边5个乡镇的诉讼案件,西江人民法庭地处赣州会昌县与瑞金市交界的西江镇,年收案700余件,无一超审限,无一发回重审,无一改判,这个充满青春朝气的团队,获得“江西省青年雷锋岗”、“全省优秀法庭”等荣誉。

  年轻却不浮躁,安心扎根法庭,采访中,这支团队给记者留下了这样的印象。

  是什么让这群年轻人把梦想扎根在法庭?

  “感觉这里就像个家,让人心里特别踏实!”他们说道。

  

 

  图中左起分别是:易文财、许水长、许志成、陈木华、郭云生、胡明明。

  忙碌

  开庭公告排满 年收案700余件

  7月12日9时08分,审判庭里,一起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正在开庭。

  法庭上,原告男方、被告女方都很少发声,大部分意见都是由各自诉讼代理人陈述。只是当被告提到曾遭受家暴时,才说了几句,情绪也变得激动。

  主审法官:打妻子是没本事的男人。你想不想和被告过,怎么过,认真想一下。

  当女方表示,想听听原告表态性意见时,原告再次半勾着头,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电视剧里,为了女友下跪都可以,讲几句心里话有这么难吗?不要我问一句,你说一句,对面坐的是你的妻子,不是我的妻子。”主审法官看在眼里都有点发急。

  “我就是想好好过,保证再也、再也不会打她了。”原告说话有点结巴。

  主审法官:别紧张,慢慢说,能不能更具体点,你妻子正听着呢!

  原告看着被告,脸憋得通红:我真的很想和你过下去,好好待你。我有很多话,但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讲。

  被告看着原告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,轻声叹息:“哎,咱们回去吧!”

  ……

  “休庭!”随着一声清脆的法槌敲响,书记员许水长开始打印庭审笔录,并交由当事人核对。

  9时29分,当事人分别在庭审笔录上签字。

  9时43分,当事人当庭拿到了撤诉裁定书。

  ……

  10时02分,法槌再次敲响,一起民间借贷案件拉开庭审序幕。由于被告未出庭,案件进行了缺席审理。10时17分,庭审结束。

  “一般民事案件30分钟结束庭审,当庭申请撤诉和调解结案的,法律文书立等可取。一些案件上午开庭,下午当事人就能拿到判决书。”“速度快”是西江法庭庭长郭云生办案留给当事人、诉讼代理人的第一印象。

  在西江法庭一楼大显示屏上,每天的开庭公告几乎排得满满的。今年5月,员额制改革后,西江法庭只有郭云生入额,这也意味着法庭每年近500件诉讼案、200件执行案成了他的“责任田”。郭云生变得更加忙碌,白天除了开庭,就是起草裁判文书。

  艰苦

  辖区多山 送达工作多靠步行

  据介绍,西江法庭辖区六山一水三分田,山里群众多,过去一些群众打场官司,天不亮就要起来赶路。伴随着科技的进步,西江法庭建成了覆盖立案到执行诉讼全过程的信息化服务平台,成为江西最早建成较为完善的信息化法庭之一。

  如今,在这里打官司,诉讼像流水作业,当事人只要点开手机,服务触手可及。但法庭的送达工作依然以一种比较原始的状态运转着——绕着乡间小路兜兜转转,车到不了的地方就步行或过河。退伍士官胡明明就负责这事。

  “有电子送达、微信送达等网络送达的时代,为什么要人为跑腿去送达?”面对记者的疑惑,胡明明说道,会昌农民大多不喜诉讼,有时被告电话都不接,更别说向法庭提供电子邮箱。

  “上午4个案件,2个成功送达,2个无人签收。”胡明明告诉记者,送达工作,有时路上奔波后迎来的不仅有笑容,还可能有闪避、误解,甚至挖苦。

  两年前,告别军旅生活,回到地方,胡明明就告诉自己,在哪里服务,就得把哪里的事情干好,哪怕受了再大的委屈。

  为了能送达到位,大多数人快到用餐时间点的时候,常常是胡明明跑在路上的时候。

  胡明明告诉记者,很多农民到附近做零工,不起早摸黑或赶在中午时分,很难找到当事人。

  而每次出门后,胡明明都接到庭长郭云生发来的短信或打来的电话——几时回来,我们等你用餐。

  挣扎

  相比创业 更舍不下法庭

  西江法庭集中办事窗口,四名年轻小伙正紧张忙碌着。皮肤白净,热情细致。这是书记员许水长给人的第一印象。2010年3月,许水长应聘到法庭,主要负责庭审记录、排期开庭、案件移送等事务。

  “许水长做的庭审记录是出了名的即时、准确和规范。”一名正在办事窗口的律师这样说道。

  许水长告诉记者,和很多年轻人一样,他也有过外出创业的想法,刚来法庭时,他最初的想法是:在这里进行社会历练,待机会成熟后就去外面发展。

  2015年4月,两名大学好友打来电话,约许水长一起到深圳去创业,找人代工LED灯条。

  “那一刻,埋在心底的梦想彻底被点燃,我决心出去走走。”许水长说,第二天,他向庭长郭云生递交了辞职信,郭庭长没有立即答应,而是和许水长谈理想、谈未来,谈了很久很久。最后,郭云生为他批了7天假期,让他好好考虑考虑。

  第二天,许水长到深圳后,郭云生打过两次电话,叮嘱他注意安全,并告诉他,如果时间还不够,这边再想办法帮他请一两天假。

  一天,两天……回想起在法庭的日子,许水长越来越割舍不下。第五天,傍晚,当许水长拎着包裹回到法庭时,老远就看到郭云生和庭里几名同事在法庭门外等候——“欢迎回家!”

  心声

  法庭像个家 让人心里踏实

  西江法庭干警很年轻,除了许志成外,其余5人都是80后。6人中,郭云生、易文财、陈木华的家在城里,平常吃住都在法庭。许水长、胡明明、许志成家都在西江镇,忙碌时也不回家。

  在郭云生妻子的记忆里,结婚,丈夫陪了3天;生产,郭云生陪了6天。心中有抱怨,但每次丈夫外出,她总是默默地为丈夫准备好衣装;许水长希望能陪着妻子外出务工,被妻子当场回绝……

  是什么让这群年轻人把梦想扎根在法庭?

  大家不约而同地表示:“感觉这里像个家,让人心里特别踏实!”

  不管多累,郭云生给人第一印象是:脸上总挂着笑容,暖暖的。

  2011年8月,郭云生在审理一起婚约财产纠纷时,男方来了10多名亲友,其中一名微胖的中年男子在当地有些名气,女方只有原告1人。

  庭审结束,男方仗着人多在审判庭拦住女方,骂骂咧咧,不让原告离开。郭云生将原告带出审判庭,准备让书记员开车送她到返程的安全路段。

  “没谈好礼金的事,不许走。”中年男子说完,男方亲友们开始朝警车围过来。

  “这里是法庭,请大家相信法律是公正的。”郭云生劝导说。男方多人继续靠近警车……

  这时,郭云生盯着他们一字一顿:“谁敢靠近警车,哪怕碰了一下就立即带走!”

 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,中年男子望了郭云生一眼,往后退开几步,其他人随后散开。

  “第一次见到郭哥雷霆之怒,真是威猛无比!”当晚,许水长发布的这条消息刷爆朋友圈。

  此时,郭云生26岁,是他到西江法庭工作的第二年。(江南都市 报)

责任编辑:王旋